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活死人墓

上架时间:2018-12-18

活死人墓 已完结

活死人墓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公瑾 分类:悬疑灵异

我从出生那天起,便被狠心的父母遗弃在了拥有人间地狱之称的乱坟岗。 也许是我命不该绝,一位恰巧路过的小女孩把我捡了回去。 本已离开村子的我,因为心中的再次返回,从此以后,噩运开始降临,因果开始循环。 古墓中的神秘石像,消失千年的古老金钟,洞天福地中的人间六道,口吐人言的黑白双鸟,危机四伏的可可西里最深处……以及谈之色变的活人禁地! 看似结束,其实不过是刚刚开始!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八七年寒冬,我被狠心的父母遗弃在了拥有‘人间地狱’之称的乱坟岗,要不是一个十二岁的小女孩恰巧路过,把我捡了回去,我早已成为野猫野狗的腹中餐。

从我记事的那天起,一直称呼小女孩为妈妈,六岁那年,‘妈妈’把真相告诉我,并让我不要在管她叫妈妈,她还没结婚,怕以后没法嫁人,让我改口管她叫小姨。

人们说生时命贱如狗,长大以后是要成龙成凤的。

然而小姨却告诉我,她刚捡到我的时候,我就像一只可怜的弃猫,浑身青紫色,尤其是脖子的部位,好像被一双青紫色手掌掐住了似的,喘气都吃力,体重更可怜,不到两公斤,娇弱的身躯包裹在一块满是血污的白布里,眼看是活不成了。

小姨把我带回去交给了她的爷爷,也就是我现在的太公,太公见多识广,一眼看出我是积阴断阳的体魄,幸亏被心善的小姨捡到,不然的话,就算不被山猫野狗吃掉,也得给人家捡回去炼制成小鬼或僵尸。

乍看到我的模样时,连见多识广的太公也被吓的不轻,他本意是不愿收留我的,后来还是因为小姨苦苦哀求,指着弃猫般的我说:“不管怎么说,这也是一条生命,爷爷你就救救他吧!”

太公最疼小姨,这才想办法为我治疗身体。

当小姨跟我讲诉治疗的过程时,给我的感觉,太公并不是想要救我,而是想害我,因为太公长着一张阴险狡诈的脸,尖嘴猴腮,怎么看都不像好人,每天都会给我喝一些用狐狸、山猫、黄鼠狼、蛇、老鼠等动物的鲜血熬制而成的‘汤药’。

我每天被折磨的死去活来,说实话,无论太公还是小姨,又或者我本人,都没想到我竟然能安然无恙的活到今天,但我还真就奇迹般的活了下来。

后来,小姨根据太公的姓氏,给我取了个名字——袁立新。

寓意着重获新生。

可我的重获新生却有些戏剧化,小王庄的老乡全知道我是被小姨从人间地狱那边捡回来的,小伙伴们都不喜欢跟我玩,还时常欺负我,幸亏有小姨替我出头,打的那群家伙落花流水。

随着时间的推移,上了小学,小伙伴们也逐渐的接纳了我,然而,十二岁那年发生事情,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。

那一年,上小学四年级的我跟两个同学到镇上买东西,那个年代比较穷,我们拿着仅有的几块钱,在镇上买了‘一大堆’食品,边吃边逛,不知不觉间我们三个小伙伴玩到了傍晚,担心家长惩罚,商量一番,最后我们决定抄小路回家。

天色越来越昏暗,当我们走到半路的时候,西方的太阳只剩下一抹诡异的暗红色,我有点慌了,催促梁军和杨兴洲赶紧走。

走出没两步远,傻大个梁军忽然蹲下身,从地上捡起一块东西,惊呼道:“快看快看,我捡到宝贝了。”

他的声音及其兴奋,就跟见到了狗头金似的,我跟杨兴洲急忙围过去,一看之下,发现原来是一枚生满铁锈的铜钱,因为锈迹的关系,铜钱上面的字迹已经看不清,不知道是哪个朝代的,尽管如此,梁军还是笑开了花,因为在前几年的时候,小王庄有一个名叫刘玉强的庄稼汉,就因为捡到几枚唐太宗时期的铜钱,发了笔小财,搬进城里买了栋七十多个平方的小洋楼。

我那时候年纪小,不太能理解金钱的意义,只知道这枚铜钱能换很多雪糕和巧克力。

梁军兴奋的将铜钱揣进兜里,比比划划的说:“袁立新,杨兴洲,等我把铜钱卖了,给你们一人买两块巧克力。”

“就两块巧克力呀!”杨兴洲有些不高兴,嘟着嘴,一转身,他惊讶的发现自己脚边也有一枚铜钱,捡起来一看,比梁军那个好多了,上面用篆书写着‘太宗通宝’。

“哈哈,我也捡到了。”杨兴洲兴奋的合不拢嘴。

梁军见杨兴洲的铜钱比自己的好,寻思附近肯定还有,于是低头搜刮起每一寸土地,还别说,走出没几步,真就让他又捡到一枚,拿在手里兴奋的比划起来。

杨兴洲见状快步超越他,往前跑,梁军不甘示弱,也往前跑,二人跟长跑运动员似的,一会这个在前,一会那个在后,争先恐后,生怕跑慢了被地方抢先。

看着他们奔跑的方向,我心头一沉,因为那边正是我小姨捡到的人间地狱的方向,一直以来,人间地狱都被村子里的人列为禁区。

前两年的时候,太公领我到镇上赶集,经过的人间地狱的时候,隐约间,我看到密密麻麻的黑影儿,重重叠叠,当时差点把我吓傻,太公转身朝那些黑影丢出两张黄纸,紧接着那些黑影就不见了。

“太公,那些黑影是什么东西?”我诚惶诚恐的问了一声。

太公长叹口气,说:“积阴断阳体魄自带鬼门开,带你出门太危险了,以后自己一个人时候,不准来这里,听到了吗?”

我不明白太公为什么回答我一个风马牛不相及的问题,又不敢反驳,乖巧的点点头,从那以后,无论是谁叫我到人间地狱去玩,我都不去。

眼见杨兴洲和梁军竟然跑向人间地狱的方向,我急忙朝他们挥手,大声喊着:“梁军,杨兴洲,别跑了,那边是人间地狱,你们快点回来……”

梁军是孩子王,杨兴洲整天围着他转悠,前者兴致勃勃,后者自然不肯回去,还一个劲儿的数落我:“袁立新,你的胆子就针尖那么大啊,要是害怕你就先回去吧。”他用大拇指顶着小指指甲,放佛我的胆子真就只有那么大。

我的胆子到底有多大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,眼看着就要黑天,我自己根本不敢往回走,又担心他们会因为这件事情不跟我玩,于是拍拍胸脯,逞强道:“胡说,我才不害怕呢,你们捡到几个了……”

我追上他们,一同朝人间地狱的方向冲了下去,他俩的个子比我高,腿也比我长,担心被我抢先捡到铜钱,一路疾驰,把我远远甩在身后,片刻后,双双冲进人间地狱。

关于人间地狱的传说,村子里流传着很多版本,有人说这里天生就是阴灵的乐园,也有人说这里是厉鬼阴巢,是魑魅魍魉的聚集地等等,最靠谱的说法,要属在抗战年间的时候,惨无人道的日本鬼子将附近几个村子的村民全部聚集在这里,搞了一场大屠杀,从那以后这里就变成了乱葬岗,每到夜晚,都会传出凄凄惨惨的鬼啸声。

想到那些黑影子,我就觉得头皮发麻,全身的毛孔跟着冒凉气,撞着胆子走进人间地狱,杨兴洲和梁军的身影早已消失,不知跑到哪里。

这下我更加忐忑了,进也不是,退也不是,道路两旁都是高耸的杨树,黑漆漆的,阴风阵阵,摇摆的树枝不断发出嘎吱嘎吱的声音,令人毛骨悚然。

没有虫鸣也没有蛙叫,静的可怕,放佛在播放一场无声电影。

演员只有我一个。

我不禁打个寒颤,聆听风吹树叶传来的沙沙声,硬着头皮冲进人间地狱,一边奔跑一边呼唤他们的名字:“杨兴洲,梁军,你们在哪?”

回答我的只有无尽的回声,始终没看见他们的身影,一路疾驰下去,眼看要冲出人间地狱的范围时,甬路上忽然出现一个人,身穿白衣、头戴白帽,因为背对着我,我分辨不出他是男人还是女人,还差点撞在他的身上。

白衣人也不说话,静静的站在甬路上,来到他身边的时候,我忽然闻到一股刺鼻的腐臭味儿,有点像动物腐烂之后散发出来的味道,吓的我一连后退几步,好像绊在了什么东西上,栽倒下去。

起身的一瞬间,乱葬岗的方向忽然传出一阵鬼哭狼嚎的声音,阴风呼啸,树影婆娑,像极了一张张扭曲的鬼脸,差点把我吓傻,‘嗷’的一声怪叫,不顾屁股的疼痛,认准一个方向,不要命似的飞奔下去。

我不知道黑影儿有没有追上来,一心只想着跑,赶紧回家,然而还没等我跑出十几米远,杨兴洲和梁军莫名其妙的出现在我眼前,一咧嘴,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。

杨兴洲笑着说:“瞅你那熊样,跟撞鬼了似的,吓成这副德行。”

梁军捏着铜钱,摊摊手:“我们就捡到这两个,你呢,捡到没有?”

看着二人一脸茫然的样子,我不禁一愣,心想:难道他们没听见那阵鬼哭狼嚎?没看到白衣人?这里可是凶名赫赫的人间地狱,大人来了都会感到头皮发麻,他们两个怎么这么淡定?

“我刚才看到一个穿白衣服人,老吓人了,不知道是人还是鬼,咱们赶紧回家吧。”我拉住他们的手腕,转身往小王庄的方向跑去,急促的说:“别被白衣人给追上了。”

他们同时抽回手腕,我猛一回头,刚好看到杨兴洲咧开嘴角,诡异的笑着了一声,指着我身后,用尖锐的惊呼道:“你说的白衣人是不是他!”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