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情谋已久:傅先生的枕边宠

上架时间:2019-04-18

情谋已久:傅先生的枕边宠 已完结

情谋已久:傅先生的枕边宠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青辞辞 分类:总裁豪门

江一澜如繁星璀璨夺目,注定一生喜乐无忧。 可她偏爱上沈临,吃了苦,糟了难,容颜尽毁。 就在所有人等着看她笑话时,她摇身一变成了沈家三婶。 那个男人在她耳边说:“我缺个太太,看你正合适。” 他护着她,宠着她,给了她极致的宠爱和温柔。 当即将揭开真相面纱时,他却亲吻着她眼角的血珠,温柔缱绻:“你要乖,才能活的长久。”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第一章 你就不肯相信我吗

云城。

自进入六月起天气便喜怒无常,瓢泼的大雨像是要淹没整个城市。

江一澜淋了半个小时的雨才看到从医院撑着黑伞走出来的人。

快步走到他的面前,一把抓住他的手,江一澜忍着头晕目眩说着:“我们认识了这么多年,你为什么不肯听我的解释?”

反手一个擒拿,在她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下颌就被一只冰冷的手捏住。

“江一澜,孩子没了,茉儿至今昏迷不醒。”

一股寒意从脚底瞬间窜上心头,江一澜还没来得及说话,沈临的另外一只手毫不怜惜的攥住她的头发拉到了他的面前。

头皮被他扯的生疼,可看着沈临阴狠的目光,所有的呼痛都噎在了喉咙里。

江一澜只能辩驳着:“茉儿不是我撞的,我也不知道她肚子里有孩子,沈临,你就一点也不肯信我吗?”

茉儿和她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好朋友,她怎么可能会蓄意去撞她。

沈临浑身上下散发着凶狠暴戾:“信你?你让我信你,好,那为什么撞了茉儿的车是你的?”

不等她解释,沈临捏着她下巴的手骨骼都发出了阵阵的声响:“整个云城都知道你江大小姐爱车如命,从来不会把车借给外人,你跟我说茉儿不是你撞的?”

“我没有,我绝对不可能会伤害茉儿!”

 “你没有?那为什么林记者在昨天晚上拍到你驾车的照片,你大半夜的出去干了什么?”

林记者?

江一岚打了个激灵,最近是有个记者一直在后面跟踪她,即使她发现了也没对他恶言相向,她怎么得罪她了?

沈临的瞳孔里浮现戾气,攥着她长发的手收紧:“你不是爱我吗?爱的抛弃自尊,爱的变成泼妇,爱的连你的好姐妹都敢杀……两条性命啊,江一澜,你怎么敢,你怎么敢这么对她!”

望着她的双眸尽是厌恶,沈临狠狠的将她甩开。

  猝不及防下江一澜摔了个趔趄,双腿一软跪趴在了水坑里。

眼见沈临要离开,她踉踉跄跄的双手抓住要关着的车门:“我不知道林记者跟你说了什么,但我真的没有害茉儿,沈临,你给我时间,我请人去调查这件事,我会查清楚的,你……”

不再听她说话,沈临恨意滔天的掰开她的双手就关上了车门:“江一澜,你就等着坐牢吧!”

江一澜下意识的双手又抓了上去,五指就被夹在了车门缝里。

十指连心的疼痛差点让她晕厥。

可即使这样她还是撕心裂肺的喊着:“那晚,那晚和你在酒店的人不是茉儿,是我,是我和你在一起的……”

  这些话,她本来打算一辈子都埋在心底里的。

没有人知道她到底有多爱这个男人,可在得知他心底的人是茉儿后,她就已经决定退出了。

即使是被当做替身,她也从未想过以此来逼迫他。

  沈临淡漠的抬起眼皮,声音不含一丝情绪:“那江大小姐不会还说,现在肚子里怀着我的种吧?”

 “如果我说有,你会信吗?”这句话几乎是颤抖着说出来。

 “如果让我知道你肚子里有个孽种,我会立刻把他挖出来,给我的茉儿偿命。”沈临残忍的令人发指:“而且那晚我根本没有去酒店,谁知道你跟的那个野男人度过的。”

  江一澜浑身哆嗦,瞪大了眼睛看他:“不,不可能……”

沈临的车也在这时候呼啸而去。

全身的力气仿佛瞬间被抽空,剧烈的天旋地转让她晕眩的站不稳,江一澜染着血的手就怎么无力的垂了下来。

雨幕中,围观了一切的黑色宾利车里走下来两人。

司机撑着伞问着身侧的男人:“先生,要打120吗?”

并没有回答,俊美的男人漫不经心的走到倒在地上的江一澜面前:“他们不是以我没结婚做理由吗?这不就正好是现成的一个。”

恍惚间,江一澜好像听见了有人在说着些什么,但到底是抵不过脑袋的发热,整个人就昏了过去。

醒来的时候,江一澜观察着她所躺的房间。

橘色的灯光衬托的房间干净又不失温馨,看来她昏迷前听到的声音不是幻觉。

只是不知道是谁救得她。

看着包扎好的十指,江一澜怔楞了几秒后就下了床。

可刚走了几步她就觉着头重脚轻的,整个人掌握不住平衡的往前摔。

预料的疼痛没来,反而跌入了一个冷硬的怀抱中,鼻息间萦绕着都是这人的气息。

还没反应过来江一澜就听到了头顶上传来的低沉声音:“你还在发着烧,乖乖在床上躺着不好吗?”

平淡关切的语气,江一澜却是听出深藏着的冷漠。

从男人的怀中挣脱出来,待看到他的棱角分明的脸时,江一澜眼中满是惊艳。

她一直以为沈临长得已经是极好了,没想到眼前人更甚。

在江一澜的惊呼中,男人将她打横抱起,安置在床上后盖上被子,又检查了下她的手指才徐徐的开口:“你的手指没有伤及骨头,养些日子就好了,这几天就别沾水。”

他这样的态度让江一澜觉着很是怪异,藏住别扭的情绪开口道谢:“谢谢你救了我,还没请教你是?”

男人低低的笑着,嗓音迷人性感:“傅三。”

这一听就像是家中的排行,可既然他不愿意透露姓名,江一澜也无意去探听别人。

“既然要谢,那你的谢礼呢?”

看到半坐在床边的男人,江一澜目不斜视的盯着那双看不清深浅的黑眸:“不知道傅先生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?”

这样的男人表面温和,但也没藏起骨子里的疏离,救她也绝非只是好心。

傅三看她的眼神多了几分的玩味,一寸一寸的接近着她,就在江一澜以为他要吻上她的时候,薄唇擦过她的耳尖,带着缱绻暧昧:“我要你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既然你喜欢的人不喜欢你,不如考虑考虑我?我不比他差。”宛若恋人般的摩擦着她的发间,“我正好需要一个太太。”

江一澜的手紧握成拳,包扎好的伤口处渗出了点点的红:“谢谢傅先生的抬爱,我得回去了。”

傅三站了起来,高大挺拔的身形带给人一股无形的压迫。

“好好躺着,我可不希望我未来的太太落下什么病根,何况你也不会让自己有事的,不是吗?”

后面这句意味深长的话让江一澜下意识的捂住了肚子。

看着他迈着长腿踏出房门的时候,江一澜刚要松口气的时候,他突然回过头:“期待我们下次见面的时候你会答应。”

猜你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