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VIP书房 > 小说库 > > 代嫁皇妃乱天下

上架时间:2019-05-21

代嫁皇妃乱天下 已完结

代嫁皇妃乱天下

来源:今日传闻 作者:云裳 分类:穿越架空

她是小家族不受宠的女儿,他是南凉国王爷,祖辈皆是将军,她代嫁过去,一颗七窍玲珑心终究会不会感化他看似病秧子的仇恨心?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乔装卖完绣品的唐悅薇,跨过自己院子大门的时候,天色忽然阴了下来。唐悦薇望了望四方的院子西角,那里本有棵她母亲在她出生时,种的李子树。李子树如今结果了,她母亲却不在了,李子树也因为果实香甜,被她妹妹蛮横的移栽到她的紫伊院了。

唐悅薇轻叹口气,随着她走动,起了一阵风,院子里的芭蕉梧桐轻轻作响。刚换着衣服,门口就响起了十分急躁的拍门声。唐悅薇微不可查的颦了颦眉,一瞬间又恢复常色。迅速理好衣裙,几步走到门边,开门,见是继母那边院子里的小厮,语气里也未见不满。“什么事?”

小厮瞧她神色恬淡,自己倒也不急躁了,只垂眼说道:“老爷夫人在正堂等着,小姐过去一趟吧。”唐悅薇已经习惯了家丁对她的无礼,神色未变。

心中叹息的猜测着,这次又是什么样难堪的事,又要她替她妹妹顶罪。开口语气,却一惯的温和:“知道了,我这就去,你去复命吧。”

小厮抬头瞟了唐悅薇一眼,眼里情绪不明,声音底底的道:“请小姐即刻跟我去,晚了,老爷夫人等急了,你没什么事,可苦了我们这些做下人的。”

唐悅薇看了眼小厮,微叹了口气,道:“那便走罢。”

小厮点了点头,就走在了前面领路。唐悅薇在他身后,合上了镂花门,理了理衣摆,抬头眺望了远边的天空,白云未散,天色依旧阴沉。

小厮走的疾,所幸唐悅薇并不是像她妹妹唐紫伊一样,踏实的养在深闺,总有这样那样缺衣少食的时候, 少不了到府外走动,这时跟的倒不吃力。到了前院的正堂,她的父亲和继母还有妹妹都在,她一到,都盯住了她,神色各异。

小厮退了出去,唐父面色暗沉,看着她不知道在思量什么,让她站了会儿,才沉声道:“悅薇啊,坐。”唐悅薇看了看他左首已坐了继母和妹妹,右首也不好坐近了。恬静的应了声是,就在近门处唐父的右边坐下。

唐父瞧她这样,微眯了眯眼睛,似是不悦,却只哼了一声,一旁的何彩云笑得得意。唐悅薇瞧见了她父亲的神色,却更不愿亲近。长久以来,无论继母和妹妹如何苛待她,他都睁一眼闭一只眼,她辩解,他也只偏帮着她妹妹,如此,那还有什么需要她亲近的呢?想来,只觉得酸涩。

面上却依旧恬静,安静的坐着,等了许久不见他们说话,只有不满的眼神把她盯着。想了想,便站起了身,声音恬淡自然:“父亲,母亲,请问叫悅薇来到底何事?你们只这般看着悅薇,不说话,就是悅薇有什么不是,悅薇也不能知道啊。”

唐悅薇话音刚落,她父亲唐明理和她继母何彩云还未开口,她妹妹唐紫伊就抢着嘲讽道:“切,唐悅薇,你就这副装淑女的样子,这里可只有我们一家子人,你装给谁看!你不高兴了是不是?哟,等的稍微久点儿,就不高兴了,你可真有面子!”

唐父咳了一声,瞪了唐紫伊一眼,话语虽是警告,眼底却是宠溺。“伊儿,跟你姐姐怎么说话呢!”何彩云瞧唐明理这样,忙对唐紫伊使了个眼色。唐紫伊撅起嘴,虽不高兴,还是对她父亲说道:“爹,我就是看不惯,你别看她一副淑女样子,她就只会装!刚刚说的话,我怎么听,都怎么觉得她阴阳怪气,才说她的。”

唐明理虽沉着脸,看着唐紫伊却满是宠溺和无奈。“行了,伊儿,你坐下吧,没事,不要说话!”唐紫伊应了一声,却悄悄瞪了唐悅薇一眼。唐悅薇神色恬淡,心里不知道,说话沉静,怎么就是阴阳怪气,却并未理唐紫伊,只恭敬的站的端正。

唐明理转头就瞧见唐悅薇礼仪周正,却怎么看怎么让他不舒服。“悅薇,皇上赐婚咱们家跟贤亲王的事,你可知道?”唐悅薇面色没变的,抬眼恭敬看向他,点点头。唐明理接着道:“那便好好准备婚事吧,我能听伊儿说,你爱去你外祖那边,这几天就最好不要再出府了。对方是王爷,怎么说起都算咱们家攀了高枝,你可要好好珍惜。”

唐悅薇听她父亲这样说,恬静的面容这才有了变化,眉头微微凝起,声音里也颇多无奈:“父亲,若我没记错,圣旨赐婚的当时是妹妹和君王爷,我嫁过去,是抗旨啊!抗旨如何定罪,父亲、母亲当是知道的啊。”

唐紫伊听她这么说,忽然从椅子上跳了起来,直直走到唐悅薇面前,面色涨红:“唐悅薇你什么意思,你不愿意就不愿意,要我下半辈子都和药罐子为伍,还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成了寡妇,你直说就是,何必推给什么抗旨。你好恶毒的心,就会装样子,呸!”

唐悅薇不知道自己不替嫁,不抗旨,怎么就成了恶毒,饶是一惯温和,此时也忍不住紧颦起眉,沉着声对唐紫伊说道:“紫伊,你能嫁给王爷,其实是你的福气。父亲也说了,本就是我们家攀高枝。你要抗旨不遵,怎么能责怪我恶毒!紫伊,放到哪里,都没有这样的道理!”

唐紫伊气急,扬手要打唐悅薇。唐明理忽然咳了两声,沉声道:“行了,都少说两句,紫伊,你坐下!”唐紫伊满脸不悦的坐下,噘嘴不高兴的看了唐明理一眼,见唐明理不理,蹭一下站起,跺了跺脚,跑了出去。

何彩云担忧的看了唐紫伊的背影,转眼不高兴的瞪向唐悅薇,转头低声对唐明理说道:“老爷,我看悅薇这丫头倔的很,紫伊又说什么都不愿嫁给常年卧在病榻的贤亲王,咱们也不能真的抗旨不遵,那可是大罪,不如这样。”说着,何彩云附在唐明理耳边说了几句。唐明理沉着脸,点了点头,喝起了茶。

何彩云立刻招手,唤了小厮,低语几句,再看向唐悅薇时,满面得意和瞧不起。唐悅薇已经收敛了不悦的神色,此刻面色恢复了恬静。当没看见继母的眼神,心中却是一紧,担忧起她身边,或有人要被连累。

猜你喜欢